主页 > 历史 > 正文

《韩非子》中国两千年帝制,用的就是法家!

2019-01-12网络整理阅读:66评论:

《韩非子》中国两千年帝制,用的就是法家!

韩非(约前280-前233),战国时期思想家、政治家。韩国的贵族,“喜刑名法术之学”,后世称他为韩非子

韩非和李斯都是荀子的弟子。当时韩国很弱,常受邻国齐的欺凌。他多次向韩王提出富强的计策,但未被韩王采纳。其文章后来受到秦王嬴政的赞赏。公元前234年,作为韩国的使臣来到秦国,上书秦王,,劝其先伐赵而缓伐韩。李斯妒忌他的才能,与姚贾一道进谗加以陷害,于是被迫服毒自杀。韩非注意研究历史,认为历史是不断发展进步的,要根据今天的实际来制定政策。他的历史观,为当时地主阶级的改革提供了理论根据。他继承和总结了战国时期法家的思想和实践,提出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理论,主张改革和实行法治,强调制定了“法”,就要严格执行,任何人都不能例外,要做到“法不阿贵”,“刑过不避大臣,赏善不遗匹夫”。他还认为只有实行严刑重罚,人民才会顺从,社会才能安定,封建统治才能巩固。这些主张反映了新兴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和要求,为结束诸侯割据,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,提供了理论依据。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采取的许多政治措施,就是韩非理论的应用和发展。

《韩非子》中国两千年帝制,用的就是法家!

《韩非子》,法家代表著作,本名《韩子》,后因唐代韩愈的名气越来越大,后人为了加以区别,故改名《韩非子》。

《韩非子》一书,重点宣扬了韩非法、术、势相结合的法治理论。在韩非看来,商鞅治秦只讲“法”,不讲“术”;申不害只讲“术”,不擅“法”;慎到片面强调“势”,这都是不全面的,“皆未尽善也”。只有把“法”、“术”、“势”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,才是切实可行的。

(《难势》)在“法”、“术”、“势”三者之间,“法”是根本,“势”是基本前提,“术”是执行“法”的必要方法。他列举“千钧得船则浮,锱铢失船则沉”说明“势”的重要,又列举“弃隐栝之法,去度量之数,使奚仲为车,不能成一轮”,“无庆赏之功,刑罚之威,释势委法,尧舜不能治三家”作例子,说明“法”的重要,“法”、“术”、“势”三者缺一不可,相辅为用。韩非“法”、“术”、“势”相结合的理论,达到了先秦法家理论的最高峰,为秦统一六国提供了理论武器,同时,也为以后的封建专制制度提供了理论根据。

韩非提出了矛盾学说,用矛和盾的寓言故事,说明“不可陷之盾与无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”的道理。韩非又用他的朴素辩证法思想解释历史现象,形成了他的进步历史观。他认为时代在变迁,社会在发展,因循守旧、复古倒退是没有出路的。他用“守株待兔”这个寓言故事,猛烈抨击顽固守旧的陈腐思想,为推行他的革新变法主张寻找理论根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《韩非子》书中记载了大量脍炙人口的寓言故事,如“自相矛盾”、“讳疾忌医”、“滥竽充数”、“老马识途”、“画鬼最易”等等。这些生动的寓言故事,蕴含了深隽的哲理,凭着它们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,给人们以智慧的启迪,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